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丁

KERNOVEL-果仁

 
 
 

日志

 
 
 
 

冰雪是老天赏的玩具  

2010-04-08 21:55:49|  分类: 瞎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拍的因斯布鲁克和阿尔卑斯山

     

     

      我在吉林北大湖滑雪,这是无数屁墩中的一个

     —————————————————————————————————————————————


前 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那是个空气可以卖钱的城市。周末的因斯布鲁克差不多是座空城,人们不是在滑雪就是在去往滑雪场的路上。可能是空气太 清冽的缘故,乘缆车上到阿尔卑斯山北岭的时候我有些晕眩。这差不多算醉氧,假如我身在北京就不会有这种症状,我那两片肺还保留着对沙尘和灰霾的记忆。


我和我的同行者在山顶的一家蒂洛尔风格的餐厅吃完饭,端了杯啤酒趴在露台上欣赏雪 景。有两个色彩斑斓的家伙站在一处陡峭的山脊,看起来准备呼啸而下,我猜他们一定会叽里咕噜地滚下山,因为在我看来那无异于自杀。结果我错了,那两人比我 在电视上看到的职业滑雪者一点也不差,他们降落时时风驰电掣,却始终保持着站姿。那之后我喜欢上了高山速降,我认为那是世间最享受的堕落过程。不过仅限于 观看,在别人来说那是享受,而后来在我在北大湖的唯一一次滑雪,疼痛的尾骨和鼻青脸肿证明了对我而言那的确是自杀。


小时候我从事过的冰雪运动就是打雪仗和堆雪人,后来父亲托厂里的朋友给我做了一辆冰 车,构造非常简陋,一块木板、一个带靠背的小木椅和两根角铁而已。然而这辆冰车带给我的快乐无以复加,和阿尔卑斯山上玩单板的奥地利男孩没什么两样。当家 父粗鲁地在小木椅上狠蹬了一脚后,我的尖叫声和奥地利孩子们如出一辙,那时从脸颊掠过的风,也是一样的芳洌清凉。再大些我在公园看到有人脚踩两把刀在冰面 上牛逼轰轰地玩漂移,就尝试着穿上冰鞋效仿之,结果凄惨,右脚的冰刀在左脚脚踝上切了个口子,我的滑冰生涯血淋淋地就此收场,我甚至就没有穿着冰鞋直立起 来过。此后我只好在一边看着高手们溜冰,我羡慕他们的小脑就像另一些人羡慕我的大脑。


有人相信冰雪是上天恩赐给人类的玩具,于是几个有趣的人缔造了冬奥会。我认为就是这 样。我还认为最初的冬奥会肯定不是现在这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些人具有疯狗的特质,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因为那个民族喜欢吃狗肉有关。 为了声明我不是个民族主义者,还需大义灭亲一下:我对跟我一样的人也难说喜欢,他们跟他们没什么区别,比如目的,他们之所以出现在白色的冰雪上,是为了攫 取金色。两个民族在金牌壮阳上达成了共识。我不是色盲,所以这点看得还算清楚。我知道这有点矫情,追求胜利本身是好的,但仅仅剩下追求胜利就落于下乘,干 脆去打一场架好了,因为这等于把游戏变成了战争。


这种心态已去童心太远,却跟内心的孱弱很近。譬如我所知道的,一个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只有虚弱者才会把一块金色的牌子赋予一坨貌似神圣的意义,认为那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在北岭雪场上我发现一个像小北极熊一样的男孩,可爱得恨不得拐带回中国给我当儿子。我看着男孩一次次地和他的滑板从缓坡上滚下来,然后打个滚,冲着边上好 像是他父母的什么人笑上一阵子,又爬起来抱着板笨拙地跑向坡顶。我不知道他长大了是不是会变得很无趣,可我那时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在雪里打几个滚,并与之分 享有关我溜冰滑雪的糗事。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