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丁

KERNOVEL-果仁

 
 
 

日志

 
 
 
 

【诺奖与足球与鸡和猪】  

2011-06-22 20:00:10|  分类: 瞎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奖与足球与猪】 - 阿丁的体育博客 - 【腐食动物】 阿丁
 


前些天有人在微博上发出疑问,为什么中国作家拿不了诺贝尔文学奖。假如只有这一问,这个问题实在是又老又傻,老,是因为它已被问了六十多年,傻就好理解了,同一个问题问了六十多年依然无解,想找出比这更傻的提问者还真是挺难。

 

好在还有第二问,提问者搬出前苏联,说为什么老大哥的地盘就能出产帕斯捷尔纳克和索尔仁尼琴,小弟这边怎么就没有呢?是啊是啊,为什么呢,按说都是一个“马”生的。

 

我就是带着这个肃穆的问题去看国奥比赛的,看完后答案就有了——先哲有句狠话“道在屎溺”,中国足球与“屎溺”的味儿相近,因此颇能让人悟道,以下就是笔者悟出来的“道道儿”,晒出来于诸君分享。文学与足球,貌似风马牛,貌似八竿子打不着,从表象而言,前者关乎灵魂,后者关乎体力和技巧。其实大谬不然,既然屎尿里都藏着道,文学与足球在某种层面而言也就没有高下、畛域之分,写作是灵魂的事儿,足球也是,你总不能说足球不需要灵魂,假如照此推演下去,那么在场上追着球跑的就是二十二具行尸走肉,俨然一部僵尸片,显然这是不成立的,至少阿曼人就不会同意。

 

拉拉杂杂这么多,想说的其实就是:文学创作需要自由,足球也是创作的一种,当然也需要自由。这就牵涉到了第二问,前苏联行,为什么我们不行?蕞尔小国阿曼行,为什么我们不行?就又牵涉到土壤问题,好的土壤,插筷成树,坏的土壤,你种一棵树下去最后只能收获一根筷子,甚至牙签。于是爱思考的你又会问,前苏和阿曼的土壤也难说好啊?没错,你的质疑很对,这两个地方的土壤实在是不怎么样,因此就有必要把种植者请出来晒晒了。获诺奖的几位前苏作家,蒲宁是流亡他国,想写啥写啥、想咋写咋写,没人审查没人焚禁他的作品,所以另当别论;布罗茨基拿奖的时候已经是美国国籍了,老布得感谢祖国把他驱逐出境,亦不在讨论之列;帕斯捷尔纳克和索尔仁尼琴更值得一说,这二位都是在国内写作并获奖的,还有一个共同点是都没有获准出国领奖。老帕和老索,这两位文学森林的种植者之成功,不是他们所在土壤的成功,而应归于其灵魂的成功,一个自由的灵魂,即使其依附的肉体被关在监狱里,亦无损其思想的自由。行文至此不妨来个文字游戏,看看以下汉字的形态——自由、目田、自田——聪明如你,会勘破其中机锋的。

 

至于阿曼,就别用人口之多寡与足球人口的比例来解释了。足球又不是打群架,人多有个鸟用。再说了,即使打群架也不是人多就一定赢的,每一代伟大的街头流氓都深谙此理。新晋大满贯冠军李娜老师就更明白这一道理了,自由的飞翔对一只志存高远的鸟来说有多么重要。

 

我在大别山邂逅过在山路上徜徉的猪,随后在农家的饭桌上品尝了它们的味道,我怀疑它们跟我在城里吃的根本不是一个物种。我的发小前些年到韩国打黑工,他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每天清晨把鸡笼打开,然后把鸡轰到山上去,这些扁毛畜生自会捉虫来吃,太阳下山之前,再把鸡们轰回宿舍。据我的发小说,这种鸡鸡肉味美难挡,附近的和尚闻鸡汤而起舞,几乎耽误了修行。鸡蛋更是营养丰富,几乎不能多吃,否则就有胆固醇过高的风险。其实散养的好过圈养,这粗浅的道理连领导都明白,领导们吃的肉菜蛋奶,在它们生前都曾自由地咀嚼过阳光和青草,没有化肥瘦肉精以及三聚氰胺,它们活得健康茁壮,因此得以在死后以它们的鲜美无毒回报人类,但是这些吃着自由成长的食物的人类,却把另一些人类圈养起来,幻想着他们有一天在各个领域所向披靡。天下反人性之谬行,没比这更操蛋的了。


赤裸裸植入广告

软体动物硬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4235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