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丁

KERNOVEL-果仁

 
 
 

日志

 
 
 
 

【无尾狗】书评16 一条“狗”对人世的丈量  

2012-10-09 14:49:39|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尾狗】书评16 一条“狗”对人世的丈量 - 阿丁 - 【无尾狗】 阿丁

 

——读阿丁小说《无尾狗》

我认识阿丁的时候,《腐食动物》还是正室,然而当《无尾狗》这个名字出现以后,它像小三一样迅速转正。与阿乙不同,我从没见过阿丁的尺寸,就像没见过阿乙的尺寸一样。当然,阿乙最大的爱好就是极力揶揄兄弟的不足 ,阿丁也曾努力描述一种数字惊人的膨胀系数,尽管这吹嘘显得底气十分虚弱——你当然知道,这里我说的不是金箍棒。

《无尾狗》的降生称得上困难重重:成书5年,删改6次,寻求出版的过程中作者承受了难以想象的艰辛,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对这本书,对作者,甚至对我们这样期待一本好东西的读者。有时候过早出来会遭人鄙视,比如早泄。

所以,阿丁现在有足够的资本牛B哄哄地说:“你们谁能像我这样坚持5年?” 

如今,千变万化的文学标准如失足妇女一般,不再忠贞不渝,使我们对文学的日渐失望,尽管挡不住那些等而下之的东西登堂入室,塞满每一家书店的阅览架,但是真正的好文字还是能在灰烬中露出些金子的色泽。

《无尾狗》是一本不好读的小说,我说的不是内容,不是语言,而是理解。读完之后,我们很难将其扔掉,去干别的事。对,我要说的就是那个词:掩卷沉思。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汉语写作是一个逐渐僵化的过程,美好的汉语言遗失殆尽。《无尾狗》的语言与那些娇生惯养的文字相去甚远,在叙述的过程中,生机勃勃的句子像青春期一样叛逆有力,不带丝毫酸腐之气。

在生命力之外,《无尾狗》语言的精准也令人佩服。“我听见他父亲扯着她走出了这间屋子,仿佛扯着一件纸做的衣服。”阿丁用“听见”这个词一下子连带出“纸做的衣服”,整本书里,这是最令我心惊的一个地方。

再说说结构。

《无尾狗》没有依照时间的顺序来谋篇布局,而是采用了一种分线性的多层次叙事,呈现出故事的立体感——看来阿丁确实从他最喜欢的胡安·鲁尔福那里学到了不少好东西——这样的叙事并没有制造阅读上的混乱,读完小说以后依然能够看到清晰的脉络,我觉得这要比依据时间顺序讲故事高明了许多。

还有就是叙事的人称,在这里阿丁玩了一把叙事的诡计。有的地方小说采用第二人称,但这个第二人称潜伏的第一人称始终抓着我们的阅读欲望。即使是第一人称,也有“丁冬”以小孩的视角和成人视角的双重对比。这种人称和视角的巧妙切换,给我增加了不少阅读的兴趣。

在阅读《无尾狗》时,我能同时读到《佩德罗·巴拉莫》、《在细雨中呼喊》、《活着》、《看上去很美》这些伟大的小说的影子。在阿丁的笔下,人性总是显得如此荒诞,却又无比契合世俗的隐秘本质。它既赤裸地平摊在你面前,又需要你去用人生经验去逐句翻译。

最打动我的叙述出现在两个地方:舅舅背着舅妈去给知青头儿送礼,和夏雯给丁冬讲笑话。读到这两处的时候,我像当年阅读《活着》一样哭了。《无尾狗》的叙事中蕴含着的悲凉、绝望,以及作者的掏心掏肝的悲悯情怀。让我在多年以后终于再次看到自己眼泪汪汪的样子。

这次百转千回的阅读彻底打败了我的理性——我以为我能够用文字把《无尾狗》疏理清晰,但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无尾狗》。好在牛逼的阿丁把这本小说写得比他本人更牛逼,不然,就会有人骂这本书是狗仗人势了。行文至此,猛然有句话蹦出脑子——就是这句:这本书我想大概就是一条长成人形的狗对人世的丈量。

孙一圣于2012-8-11


@坚果小说 有志投稿者戳戳看看

无尾狗豆瓣,戳进去看值得你买不

我的《无尾狗》,牵走吧

这儿也有

还有这,有兴趣戳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