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丁

KERNOVEL-果仁

 
 
 

日志

 
 
 
 

【无尾狗】书评24 袁学礼你可以安息了  

2013-01-05 13:38:18|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尾狗】书评24 袁学礼你可以安息了 - 阿丁 - 【无尾狗】 阿丁
 

 

 

  原标题:无尾狗及其他

        书评人   张昕叟尔 

        阿丁的《无尾狗》读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记得当时买来不到两天就读完了,有一种恨不能一口气读完的感觉,但读到一百五十多页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很多的空白页,内容开始不连贯起来,但是没妨碍我最终把它读完。


      读完小说后觉得活在现实中的每个人都近乎是肮脏的。阿丁用海绵体来比喻人,因为海绵体能缩能伸,色胆包天而又胆小如鼠。确实,没有比海绵体更好的喻体能象征人这个苟活于大地的物种了。 


       在小说的结尾部分一个疯子给小说主人公丁冬医生讲了一个无尾狗的故事,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人喝醉了酒把自己家狗的尾巴剪了下来,街上的狗见了面一般都是摇尾巴示意友好的,那只没了尾巴的狗在其他的狗向它摇尾巴示意的时候,它本能的也摇尾巴,但它的尾巴早已被它的主人给剪了去,于是其他的狗看到无尾狗没了尾巴,就扑上去把无尾狗咬了一顿,受到欺负的无尾狗只好向主人提要求,既然你醉酒后剪掉了我的尾巴你就要对我负责,让我不再受其他狗的欺负。狗的主人也表达了悔恨之意,但把狗的尾巴安上已是不可能,那只好把其他狗的尾巴一并剪了去,这样狗们就没有什么不同从而又能相互嬉闹和谐相处了。另外有其他的狗闯进它们的生活,它们就会群起而攻之把那条狗的尾巴也咬下来,这样那条新的无尾狗也加入进来,从此狗的世界一片和谐,再无纷争。


     故事讲完后,疯子歪着头用深潭一样的目光望着丁冬,问他“现在你来说说,你是有尾巴的狗呢还是没尾巴的狗呢?或者说,你究竟是疯子还是正常人?”丁冬无言以对。 


        王小波也曾经说过“人生就是一个缓慢被锤骟的过程”。大家都知道以前农村有九佬十八匠的说法,阉猪佬就是其中之一,至于为什么要把猪阉掉这里面的原因我想就不用不说了吧,可是人毕竟不同于一头猪,人在缓慢被锤骟的过程中是痛苦却又无可奈何的。丁冬也是这样,小说里的故事是他的心路历程,他一丝不挂的展示给我看,甚至把那颗有点丑陋的心也捧了出来,我却轻而易举地被一个无耻的人所打动,我知道,打动我的不是他的无耻,而是他直面自己的勇气。这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胡塞尼的《追风筝的人》,阿米尔最终鼓起了勇气来忏悔对哈桑的伤害,他选择了抛开罪恶感,重新寻找回那个纯真的自我,无疑这种直面错误和过失的勇气是值得尊重的。


      《无尾狗》的扉页上有这么几个字——献给我的兄弟袁学礼。这是我在第一遍读的时候所没有在意的。袁学礼是谁?阿丁的兄弟。这是我从这几个字里面所提取出来的信息。在阿丁的拉斯蒂涅日记3标题为梦境的小文里有这么一句——我又梦见了袁学礼。我25岁之前的好兄弟。他没跟我说话,他陪着我回忆了他活着的时候叫我去打架的那天。


        阿丁在一篇采访中说过,冯臭子也就是公社书记冯爱兰的弟弟冯爱民是以阿丁的兄弟也就是袁学礼为原型的。袁学礼是出车祸死的,据阿丁说他兄弟那破摩托成了炸麻花,“一周前还帮你刷房子、准备参加你婚礼的兄弟,一周后就变成了尸体——所以我写他的时候心里最疼,等于我又让他死了一次。”在梦境的小文里阿丁是这样写的:后来学礼毕业了,一年后车祸死了,他的破摩托成了炸麻花。我在太平间最后见了他一次。面色红润一脸福相,整容师的手艺不赖。后来我就蹲在火葬场的烟囱下抽烟,我仰头看见一股黑烟冒出来,我这兄弟吐了最后一个眼圈。烟散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走了。


        在《无尾狗》中,冯爱民在工地上为了连云凤拿菜刀砍死了工头被抓了进去然后被枪毙了。在阿丁的小文梦境里他是这么讲述的:包工头欠他(袁学礼,冯爱民的原型)的两个月工资。那时他的工地就在我家附近。我从四楼下来,他在楼下等我。他手里拿了两根半米多长的枣木棍子,一根是他的,一根是给我的。我们喝酒喝到凌晨,月亮爬到最高处的时候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到了工地,把一个单元房踹开,里面睡着两个包工头,枣木棍子真管用,两下,包工头脑袋就鲜花怒放了。他们说别打别打,给你钱。学礼说:钱不要了,就是要你们见血。


         应该可以看到阿丁的好兄弟兄弟袁学礼是不坏的,只是在很早以前因车祸而去,所以阿丁才会选择把这部小说献给他的兄弟袁学礼。


         不可否认,《无尾狗》在揭露人性恶的方面用力太深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使人感到刺痛的关系。比如小说里的主人公丁冬对他舅舅死亡时的描述,那么冷血无情,维系人伦的血缘在这里似乎失掉了它应有的作用,就像医生看到的只是器官,而不是一个有生命有感情的人。人的关系也变得如此脆弱不堪,这使我想起了加缪的小说《局外人》的开头“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丁冬是一名医生他的舅舅死了,他作为外甥没掉哪怕一滴泪,并且感受到他母亲在他舅舅尸体旁边的哭泣显得如此虚假而又荒诞,因为在丁冬看来舅舅并不是一个好人,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情况。这里面有丁冬对舅舅的印象和看法,也有舅舅本身的诉说,这就让人物能够更丰满起来,有时我们看到的表象和别人内心的活动并不是吻合的,阿丁这样处理也就给了舅舅一个自我辩护的机会。


        我从小说里更多地看到的是一种扭曲和异化,里面的人毫无尊严可言,他们丢失了那个叫尊严的尾巴变成了无尾狗和谐地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有欲望,他们生活在伪天堂里,他们上演着现代的变形记。鲁迅在《失掉的好地狱》写到: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在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布告三界:地下太平。有一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面对“好地狱”和“伪天堂”,人们应该何去何从?或许,选择的权利并不真正在人们的手中,因为自从被剪去第一条尾巴后,人们已经开始由于内心的虚弱和肮脏容不得他人的尾巴了。“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这是鲁迅先生的声音,而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不得不的问题。生为一个人,选择的权利近乎不在自己手中,与无尾狗何异?无尾狗的那片和谐我们不也在被和谐着吗?


         慕容雪村在《无尾狗》的封底上是这样写的推荐语:这是一部肮脏的家史,但每个肮脏的人都有其艰辛和悲伤。怎样才能在颠倒的世界如鱼得水?先颠倒了自己。


       “现在你来说说,你是有尾巴的狗呢还是没尾巴的狗呢?或者说,你究竟是疯子还是正常人?”


       “下起了雨,慌乱中爬过的蚂蚁,它的鼻子在寻找谁的气息/四季轮替,你觉得累吗,面对黄昏你还有信心吗/还是搞不懂,忙忙碌碌为了什么/什么都别说,重复是你最好的选择/选择颠覆盛世的荒唐。”


        不知道疯子会不会对这个回答满意。“记起多年前精神病学老师的话:每个精神病患者,他的患病过程和思维的变化,都可以写成一本深奥的书。可惜,没人能探知他们大脑中的秘密,而只有他们知晓那奥秘,却没有一个肯拿起能书尽奥秘的笔。”
      
      附记:“人的获取手段比食物本身更加惨不忍睹,他们踩着同类尸骨搭成的梯子而毫无愧色。而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别人的梯子。”


       “五年前我试图呈现这种可悲,可越来越难以发出讥笑,这种感觉让人极不舒服,在体内郁积、发酵、膨胀,如果不采取点儿什么措施,无疑我将会万劫不复地炸掉,万幸的是那个出口很快就被我找到了,那就是不遗余力的嘲讽自己,从此专注于一个单调而机械的动作,把那些褶皱翻转过来。”
                                                                     ——摘自阿丁《无尾狗》
       
     “我想,人对世界的态度不应该只是操作和交易,不应该只是受控于虚荣、嫉妒和贪婪。”


     “这是一群被欲望催过眠的动物,被欲望牵着鼻子梦游在世界上。”
                                                                     ——摘自李红旗《幸运儿》

  评论这张
 
阅读(15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